麻豆不能请假的瑜伽课

于苏醒而言,此番的计划,算是将计就计了。

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。

当他觉得季、宁、郑、何、沈五家,围攻岳阳天湖有诈的时候,便迅速联系红月。

他很难劝说住岳青、岳紫等人不去驰援岳家,便是准备将自己的担忧告知红月,然后说服对方,一起联手行动。

哪知道,事情比苏醒想象中更简单。

他根本没有开口说什么,红月就带着绝尘现身了。

后者,同样看到了个中猫腻。

不得不说,和聪明人合作,的确简单省事,效率极高。

于是,苏醒和红月悄悄尾随在岳青等人的身后,最终来到了妖兽沼泽。

然后,就有了现在这一幕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绝尘的阵法造诣,这些年下来,已经变得非常高深。

而,虽然从一开始,红月就只带上绝尘在身边,苏醒一路上,也没有表露任何的担忧和质疑,他相信,以红月的智慧,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。

戴帽子的花颜少女清纯又性感

就像现在,季无相冲向红月的时候,苏醒便会直接后退,根本不会担心。

“轰隆隆!”

绝尘催动刀剑雷阵,杀向了宁阔等人。

当他接管了,整座妖兽沼泽内,提前布置好的诸多阵法,这方天地,便几乎被他所掌控着,这就是阵法师的可怕之处。

此番季无相一方,除掉宁阔等人以外,还带来了大量的精锐高手。

但此刻,伴随着绝尘催动阵法,宁阔等人不得不在咒骂声中,纷纷后退,左右躲避,他们身为神君,身手不凡,一时间,倒也没有性命之忧。

而,那些神王精锐高手们,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

事实上,绝尘此次攻杀的主要目标,就是那些神王精锐。

一时间,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有的神王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阵法所携带的伟力淹没,灰飞烟灭。

这一幕,不由让宁阔等人目龇欲裂,咬牙切齿。

那些神王,可都是他们各家的精锐,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,才招揽、培养出来的,如今,却是被收割稻草般的,迅速陨落。

这对于几家而言,损失不可谓不大。

显然,身为魔修的绝尘,不可能心慈手软。

他一副书生打扮,却是真正地,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人物。

恐怕这个世间,也唯有红月,能够让他信服。

除此之外,哪怕是苏醒,他都只是视作大敌,而不会心悦臣服。

要知道,当初在北神界的时候,他曾经可是利用阵法,困杀过苏醒和他的朋友,那一次,最终导致李一笑释放体内的恐怖力量。

“好可怕的阵法师。”

岳青、岳紫等人望着各家的神王精锐们,迅速被屠杀过,一个个满脸惊疑。

他们倒不是同情各家。

而是想到了,如果绝尘对他们岳家出手,会是怎样可怕的下场。

“苏醒,让岳家的神君等人出手吧!与我配合,解决了宁阔等人。”绝尘传音给苏醒。

“你不是自称阵法大家吗?就这么点神君也解决不了?”苏醒淡淡道。

“这只是我临时接管的阵法,哪能将我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,如果给我时间布阵的话,我一己之力,也可以解决掉宁阔等人……”

绝尘骂骂咧咧的时候,忽然怔了一下,旋即反应了过来,骂道:“我靠!你这家伙在套我的话……”

绝尘看到苏醒嘴角微微一勾的时候,不由很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。

居然一时口快,把自己的实力给暴露了出来。

苏醒没去再管绝尘,而是传音给岳青、岳紫等人,让他们配合绝尘行动。

“杀!”

很快,岳青、岳紫等八位,战力尚存的神君,迅速冲了出去。

而周道远所率领的渡天难巅峰高手们,则是冲向了季家、宁家、郑家等神王精锐们。

于他们而言,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,自然不可能错过。

此战若成,壬水域的局面,将彻底倾倒向岳家。

再加上,之前险些被季无相等人,围杀至死,所以,从岳青、岳紫,再到周道远,每个人都是一脸凶恶,杀气腾腾。

而此时的天穹上,红月与季无相的交锋,也变得十分激烈。

季无相将小无相天功,施展到了极致,身影神术变幻莫测,一招一式之间,威力可怖,打的天穹震荡颤抖,声势惊人。

而红月,则施展出了天魔霓裳舞。

天魔霓裳舞,从来不是什么单纯的身法,来历极大,神秘莫测。

绯红色的雾霭,遍布着天穹。

红月的身影消失不见。

她和季无相,其实属于同一类型的选手。

两人的风格,都偏向变化无常,以神秘、诡异等著称。

如今就看,谁的造诣更高了。

这一战,也最被苏醒所关注,哪怕以他的眼力,甚至都有些难以跟上,红月与季无相交锋的节奏。

太快了。

往往电光火石间,红月与季无相已经碰撞了数十上百次。

每一击,尽皆石破天惊。

尤其是红月,她的天魔霓裳舞,明显比季无相的小无相天功,更为诡异难测,绯红色雾霭弥散之处,红月的身影无处不在。

季无相脸色冷沉。

他终于体会到了,红月的强横。

也终于知道,魔宗的月使,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能耐。

这一战,是他修炼小无相天功以来,第一次在相同的领域,被别人所压制着。

放在以往,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而且,季无相还知道,红月修为境界,远比自己要低,如果两人处在同一境界的话,他甚至,不是红月的一招之敌。

这让人绝望。

也很是不可置信。

要知道,季无相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,他是季家上个时代的天骄,同辈中难逢敌手的存在,这样的人,居然在同境界,也不是红月的一招之敌?

那么,红月的潜力和天资,又夸张到了什么程度?

“天玄毁灭丹!”

季无相眼里燃烧着疯狂之色,探手间,取出了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。

在那丹药上面,印刻着无数的纹路,散发着璀璨光芒,当中仿佛蕴含着,无比爆炸性的力量一般。

“哗!”

季无相没有任何犹豫,将丹药吞服了下去。

fpzw

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