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止中国大陆软件

钱仓一迅速将锁给锁上,然后离开阁楼,至于阁楼的脚印,他现在根本没时间清理,只能祈祷樊元堂没有注意到阁楼有人进去过。

将梯子收好以后,他来到一楼,将钥匙重新放回相框当中。

之后,他再将樊元堂鞋子的鞋底刷干净,将鞋子放在鞋柜当中以后,他才开门走出去。

“我还以为你没听到。”冉雅跑到门口。

“我外公发现了吗?”钱仓一问。

“应该没有。”冉雅摇头。

“我们先离开,到安全的地方再说。”钱仓一抓住冉雅的手,“走!”

他带着冉雅迅速离开樊元堂的家。

两人离开足够远之后,来到一个安静的小巷。

“梁平,你究竟在做什么?能告诉我了吗?”冉雅非常好奇。

“我……”钱仓一深吸一口气,“……打算离开伏罗村,今天下午就离开!”

“啊?为什么?”冉雅神情失落。

超短连衣裙清纯美女唯美摄影图片

“暂时没法解释,我只能和你说,伏罗村绝对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可怕!”钱仓一表情严肃,语气慎重,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。

听到他这句话,冉雅神情激动,问道:

“那你更要告诉我!”

钱仓一有些意外,因为从冉雅的话中,他听出了信任的意思,换句话说,冉雅相信他说的话。

通常来说,即使冉雅和梁平是很好的朋友,冉雅不相信的可能性也更大,也就是说,冉雅一定还经历了别的事情,而那件事,让她的内心早已经产生怀疑。

“难道你除了看见陈婆之外,还遇到了别的奇怪的事情?”钱仓一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冉雅更加好奇。

“如果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激动,那我就回答你的问题。”钱仓一看着冉雅的眼睛,一动不动。

冉雅很犹豫,她双手抱住自己,后退两步,让背靠着墙,接着用平静的声音说道:

“怎么说呢……我也不确定,但是心里有不好的感觉。”

“来到伏罗村之后,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,像暑假作业,其中有一本练习册,我明明早就做完,但是隔三差五就会以为没做完,打开检查一遍。”

“这种事情时常发生,不过都是一些小事,心中不重要的事情,但是我有一种预感,如果我继续待在这里,恐怕我会得健忘症,或者失忆。”

“我外公根本就不懂这些,我也以为是自己的问题,但是你刚才说‘伏罗村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可怕’,我就将这件事联系在了一起,毕竟读书的时候我记忆力一直很好。”

“梁平,既然你也想离开,不如我们一起走吧?”

说到这里,冉雅长吁一口气,似乎做出这个决定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气。

钱仓一心中相当震惊,因为冉雅的经历像是一把火,将伏罗村神秘面纱烧掉的烈火。

待在伏罗村中,记忆会产生变化,刚开始的时候只会忘记一些不重要的事情,但是随着时间发展,可能会忘记越来越重要的事情。

健忘!

钱仓一顿时感觉豁然开朗,现在,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他要离开伏罗村。

“可以,我们一起离开,对了,你有车票钱吗?”钱仓一点头。

“没有。”冉雅摇头,忽然,她眉毛挑起,像是想起了什么事,“我说,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!”

钱仓一想了想,右手抬起,食指伸出,答道:

“两点,第一点,之前在陈婆家,你不顾你外公的反对相信我,当然,这里面还有你也见过陈婆的原因,但是依然说明你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女孩。”

说到这里,他伸出右手中指。

“第二点,你刚才说‘那你更要告诉我’,语气很强硬。”

“结合这两点,可以看出你迫切想知道原因,并且不是出于好奇。”

说完,他将手收回,插在口袋里。

冉雅做了个“哇哦”的嘴型,不过没有发出声音。

“既然我们都没钱,那就只能去偷。”钱仓一摊开双手。

“梁平,你挺聪明的,不过我感觉你不像小孩子,倒像是大人。”冉雅将头伸了过来,仔细看着钱仓一的脸,似乎不想放过任何细节,“真想看看你脑袋里面装的什么。”

钱仓一白了一眼,左手伸出,抓住冉雅的脸,将后者推了回去。

“啧,松手!”冉雅双手抓住钱仓一的左手手腕,将其扳开。

“最后一趟车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要来了,我们必须抓紧时间,你知道你外公的钱包藏在哪里吗?”钱仓一右手食指按了按眉心。

“我之前看见他把钱藏在衣柜的大衣内侧口袋里面,这里藏一点,那里藏一点。”冉雅嘴角勾起。

“那你外公现在回家了吗?”钱仓一问。

“还没,他很喜欢打牌,之前你不是回家了嘛,你走还没半分钟,他们就开始打牌了。”冉雅嘟着嘴,有些生气。

“那去你外公家,我们快点。”钱仓一催促一句。

“好吧。”冉雅叹了口气。

“怎么?”钱仓一看着冉雅。

“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都说家贼难防了,我现在就是家贼。”冉雅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。

虽然在电影世界,有很多危险都无法避免,但是不代表所有的危险都无法避免。

既然已经发现阁楼中的尸体,钱仓一没有必要再去找樊元堂,一旦暴露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因此,他才会提出去冉雅的外公家,也就是老王家。

老王家并没有住得太远,可以与樊元堂还有陈婆家构成一个锐角三角形。

有冉雅带路,钱仓一很快就来到了老王家附近。

“你先进去看看情况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钱仓一躲在拐角处。

“嗯。”冉雅点头。

几分钟后,钱仓一跟着冉雅进入老王家。

与樊元堂一样,老王的妻子也已经去世。

有“内应”带路,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挂着冬季大衣的衣柜。

“里面?”钱仓一将衣柜打开。

“嗯,我左边,你右边,一件件搜。”冉雅开始搜了起来。

钱仓一搜了搜最右侧的大衣,并没有发现红色的钞票,忽然,他感觉有点不对劲,衣柜的空间过于狭窄。

“让一让。”钱仓一轻声说。

“嗯?”冉雅虽然很好奇,但还是后退,让开位置。

钱仓一左脚踩在衣柜底部,双手将右侧的大衣拿出一半,扔到后方的床上。

接着,他将头探进去,打开安全帽灯,仔细衣柜后面的木板,然后右手虚握,轻轻敲打。

“果然。”钱仓一将专注匕首拿了出来,贴着缝隙插了进去,然后用力向外扳。

“你有什么发现吗?”冉雅被钱仓一的气氛所感染,神情越发紧张。

钱仓一没有理会,继续用力,同时紧咬牙关。

衣柜后方的木板发生了小幅度移动。

“来,帮我把衣服拿开。”钱仓一将剩下的衣服拿出衣柜。

“里面藏了东西?”冉雅凑了过来。

“冉雅,你先站在旁边,不要看,知道吗?”钱仓一心中已经有了猜想。

里面藏的东西,或许是……

fpzw

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