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色版破解下载

晴儿醒过来之后,就一脸古怪的盯着李闻。

小乔很紧张的问:“怎么样?他欺负你了吗?”

李闻有点无奈。

晴儿揉了揉脑袋,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欺负,那倒没有,我只是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李医生。但是这梦具体是什么,我又想不起来了。”

小乔瞪着李闻:“你对她做什么了?”

李闻说:“你别血口喷人啊,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她要我帮忙驱鬼,晚上睡觉梦到我,有什么奇怪的?”

钱院长也冲小乔说:“你放心吧,李闻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,我可以帮他保证。”

小乔呵呵笑了:“您这人品,还帮别人保证呢?”

钱院长很纳闷的看着众人:“我的人品有问题吗?”

晴儿冲小乔笑了笑:“我真的没事,可能真的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你也知道,自从出了这个事,我一直睡不好,整天迷迷糊糊的。”

小乔见晴儿一脸坦然,也就点了点头。然后问李闻:“你查到什么没有?”

李闻想了一会,对晴儿说:“你有没有童年时候的照片?”

心事少女

晴儿脸上露出为难得神色来。

李闻心中一动,以为找到了关键所在,问她:“怎么?你童年的照片有问题?”

晴儿摇了摇头:“我小时候,家里很穷,没有拍过照片。”

李闻想了想,又对着晴儿描述了一下他在内心世界中看到的景象。

但是晴儿一直说不知道。

李闻纳闷的问:“六七岁时候的事都忘了?”

晴儿有点尴尬的说:“可能我记事比较晚。不过……李医生,你好像知道我童年时候的一些事?”

李闻笑了笑:“我会催眠。”

晴儿哦了一声,而小乔已经猜到一些东西了,毕竟她是亲眼见过李闻抓鬼的。

晴儿问李闻:“那我催眠的时候,说什么了吗?”

李闻简单的说:“也没什么,就是和人玩捉迷藏的事。”

晴儿笑了笑,似乎什么都没想起来。

钱院长问李闻:“怎么样?”

李闻说:“她身上没有鬼气,不像是灵异事件,带到医院检查一下吧。”

钱院长点了点头。

晴儿自然没意见,路上的时候还觉得有点庆幸。在她看来,精神疾病要比遇见鬼好多了。

到了医院之后,王萌去给晴儿做检查。而李闻把在晴儿内心世界中看到的东西跟钱院长说了。

钱院长听完之后,沉默了一会,然后说:“现在她是什么情况,还不好确定,看看检查结果再说吧。”

半个小时之后,王萌回来了。对李闻和钱院长说,晴儿的精神,确实有些不正常。有存在第二人格的嫌疑。

钱院长笑了,对李闻说:“这下好了,不用往你的三楼送了。”

李闻笑了笑,没说话,不过他总觉得梦中的景象,有些诡异,不像是单纯的精神问题。

钱院长坐在椅子上分析说:“晴儿记不起来小时候的事,这是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。她的潜意识,在刻意的回避童年时候的事。”

王萌小声说:“你们觉得,她小时候是不是把一个小男孩推到井下边去了?”

李闻听得心里发毛:“没那么变态吧?”

王萌说:“咱们接触的是什么人?非正常人类。咱们诊断病情的时候,思维要发散,不能以常理度之。”

“你们还记得以前那个小女孩吗?爸妈有了二胎,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。又不知道从哪听了一句,说大人都重男轻女。嫉妒心一上来,拿塑料袋套在弟弟头上了。”

李闻点了点头,这病例他印象很深刻,幸亏父母发现及时,把塑料袋取下来了,但是那男孩缺氧时间太长,大脑已经受到了损伤,将来会落下什么残疾,还难以确定。

李闻对王萌说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晴儿小时候,也出于类似的原因,杀了一个小男孩?”

王萌摊了摊手:“我不知道。我只是提供一个思路。”

钱院长嗯了一声:“这个想法,倒是能解释得通。杀了人之后,心中愧疚,因此刻意回避。但是这段往事,毕竟存在于潜意识中,没有消失,久而久之,愧疚之心,形成了另一个人格。”

李闻好奇的问钱院长:“你们打算怎么治这个病?”

钱院长挠了挠头,有些为难得说:“不好治啊。按道理说,应该解开她的心结,可万一她真的曾经杀了人,咱们就得报警。如果单纯用药呢,也不是长久之计……”

最后钱院长摆了摆手:“算了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她要真做了,咱们就按规矩来吧。”

李闻原本是护工,虽然耳濡目染,了解不少精神病,但是毕竟不是专业人士,所以怎么治疗晴儿,由王萌和钱院长讨论。

李闻两手插兜,慢悠悠走到了院子里面。

他把手机掏出来了,求不得发布的任务,还挂在哪里。

这任务,应该怎么完成?好像治好了晴儿,任务也无法结束啊。

李闻想了一会,越来越觉得,晴儿只是一个引子,这任务的真正对象,是掉进井里的小男孩。

难道说,小男孩死了以后,魂魄不散,要投胎到晴儿身上?

可是这也不对,现在的晴儿,除了精神上有些问题外,没有任何鬼魂的气息。

李闻就算想做接盘侠,完成这个任务,也无盘可接啊。

他正想到这里,忽然眼睛一黑,似乎有双手把他的眼睛捂住了。

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猜猜我是谁?”

李闻根本不答话,直接来了个回手掏。

当然了,李闻并不想掏到什么,他的目的是把身后的人逼开,看看是哪个无聊的玩这种幼稚的游戏。

当然,如果对方不躲开,被掏个正着,那也怪不得别人了。

李闻的手碰到了一个身体。不,确切地说,那不是身体,像是一块晒糟了的布。

李闻随手一扯,结果眼睛上的手也被扯掉了。

李闻睁开眼睛向身后一看,大白天的,竟然出了一身冷汗。

身后是一个纸人。

精神病院里面,哪来的纸人?

这时候,李闻发现院子里面还站着王萌和钱院长,他们两个正一脸警惕的看着他。

李闻的心砰砰的跳:“哪个王八蛋耍我?这东西哪来的?”

钱院长说:“你是开玩笑,还是说真的?”

王萌小声说:“这纸人不是你扛回来的吗?刚才你疯了似的冲出去,回来的时候就带了个纸人回来。嘴里嘟囔着,说找个人帮忙照看孩子?”

李闻看着躺在地上的纸人,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